篱落

目标是能写出让人感到温暖、有所共鸣的文字。

最爱的始终是意气风发的少年。

幸会,请多指教。

【伊双子/BE】Yesterday Once More(下)

写在文前的话

☆与妹妹r @于幸 的联文
☆微抑郁费里
☆角色死亡有
☆人物属于本家,OOC属于我
☆这部分为第十三章到第二十二章,前文请看于幸那边

如果可以接受,就请继续吧



13.

他胡乱的抹着眼泪,咧开嘴笑起来。是他的哥哥啊,温柔的不像话还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

手指在屏幕上点点划划,面对着“现实和真相”的他却显得有些茫然无措。我能告诉他吗?他抓紧手机。

我能告诉他其实一直是我痴心妄想想改变未来?他会理解吗?他会答应不和……以前的我在一起吗?

如同一条小鱼落入大海,面对错综复杂的珊瑚礁与一望无际的深渊,在向上向左向下向右中徘徊迷茫,好不容易看到一丝阳光却因为不着方向而迷失一切。

费里西安诺的目光暗淡下去。无可否认,他变了,即使在大家面前他依旧开朗,但是总会有违和感。

他装的越久,违和感越强。

他停顿一会,缓慢敲下几个字。

“你会相信我吗?”

“嗯。”对方秒回。

那我该怎么说呢?他将思绪拉回之前。

从两人在一起开始,以两人分别结束。去过游乐园,海洋馆,或者是除去意-大-利以外的国-家,牵手接吻,拿着花朵相互赠送,做了所有情侣都应该做的事。

直到罗维诺离开——直到在医院里接受“当场死亡”的消息。

有的时候费里西安诺就想,还好还有Y.O.M.,至少让他碰到了另一个罗维诺。

所以啊,亲爱的哥哥。他将手机轻轻放在胸前,不要像以往一样把另一个我弄丢了,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啊?

-

罗维诺盯着手机好一会也没有再收到对方的消息,略微有些无聊的点开其他的聊天软件,却接收到99+的消息。——真的是一刻也不消停。他看着这些群与订阅号,不由得嘲笑一声。相比起来Y.O.M.真的是一股清流。

不能加群,也不能发动态。将所有的机会都留在了两个人的聊天当中,既不会由于动态带节奏也不会担心对方不回复。纵然开始罗维诺只想帮阿尔弗雷德带一丝热度。现在来看他真的很喜欢这款软件。

费里西安诺在厨房里忙碌着,从罗维诺这个视角正好可以看见他的背影。他稍微有些惬意的靠在沙发上。

窗外才开始迎来夜晚,晚霞还未褪去,在深蓝与橘红中搅拌着。月亮已经升起,星星洒满天空,海面也有了夕阳的温度。——真好。

14.

终究还是要试着走出去。

再一次收到美-国友人的邀请之后,就连阿尔弗雷德本人也感到意外的,费里西安诺欣然接受了这个前往异国他乡的提议,并在很短的时间里收拾好全部的行李,乘上了前往美-国的航班。

飞机冲破云层。置身于广阔的天穹之下,费里西安诺只觉得心中连日的阴霾也在这好似无边无际的开阔中消散了。口袋里的手机沉寂着,自那日之后再没有用Y.O.M.发出过一条消息。或许费里西安诺只是想要一个保证,这便足以使他安心。

抵达的那天晴空万里,强烈的阳光肆意洒落在地面上,毫不吝啬地将温暖赐予北-阿-美-利-加和来到这片土地上的所有人,却又在白云的遮蔽下变得柔和,热情却不至于灼伤人。

就像费里西安诺那位生于这片土地的友人一般。

他很轻易地便在人群中找到了前来接机的阿尔弗雷德,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如此强烈的存在感,而他的兄弟也不出意料地站立在一旁,微微羞涩地微笑着。扬起真心实意的笑容,费里西安诺大步走向两人,俏皮地敬了一个不甚标准的礼。

“士兵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向您报到,请问有什么吩咐吗?”

“Come on,my friend!派对已经准备好了!”

-

令人意外的是,尽管费里西安诺的动作已经足够迅速,却仍有不少人比他更早到达,就连他们那居住于遥远东方的几位友人也在费里西安诺落地的第二天赶到,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们难得的好好聚了一次。

派对场地是阿尔弗雷德家的大厅,布置经由马修与阿尔弗雷德两人共同完成,身为艺术家,费里西安诺可以轻易看出来他们布置得用心。

众人闲聊的话题也一如既往的丰富,只是过久没有主动接触外界,费里西安诺头一次感到无话可说,如今的他连插科打诨都难以做到。但这并没有给他带来很大的压力,友人们的话题始终迎合着他的步调,那是一种不动声色的体贴。

时间所制造的隔阂在这些年轻人的身上似乎是不存在的,就如王耀所说:我们一直在仰望同一轮明月啊。

说这话时他望着不远处的本田菊,对于这对兄弟的故事费里西安诺也略知一二,他们曾因种种原因分道扬镳,如今却俨然已经释怀。真好啊。费里西安诺想着,由衷为他们感到喜悦。

“所以啊,要知道,即使短暂地分离,互相思念着的人们也始终仰望着同一轮明月哦。”东方人最后这样说道,意味深长。

派对的餐点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只是在亚瑟——那位英国绅士——将自己亲手制作的,富有英国风情的食物端出来时,在座众人的脸色明显白了一层。

虽然费里西安诺曾经品尝过也许比英国料理更加差劲的食物,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像阿尔弗雷德那样面不改色地将这些东西吃下去——何况阿尔弗雷德也嫌弃它们。

解救了在场所有人的是弗朗西斯,他胆量过人地将大家一致的心声发表了出来:“喂喂那种东西真的可以吃吗?!”于是这对多年的死对头不负众望地再次吵了起来。但谁能说他们未曾怀念过与对方打闹的日子呢?

短暂的假期很快迎来尾声,毕竟如今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也无法像年少时那样肆无忌惮地闹腾。

王耀是第一个离开的,临走前他带着鼓励和信任的眼神拍了拍费里西安诺的肩。然后是收到家里电话急匆匆回去的伊万和放心不下兄长一个人待在家的路德维希,接下来是亚瑟……他们皆为自己失去伴侣的朋友送上了诚挚的祝福。对此,费里西安诺只有感激,并将这些情义牢记在心里。

费里西安诺离开时前来送别的有阿尔弗雷德、马修、弗朗西斯和本田菊。东道主亲昵地搂着异姓兄弟的肩膀,大力挥手告别,本田菊像王耀一般拍了拍他的肩,弗朗西斯则面带微笑告诉他:“That which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 (那些不能杀死我们的,使我们更加强大。)”

费里西安诺报以笑容,这次,他听懂了弗朗西斯想表达的话语。

——回忆和悲伤无法打败他,不再沉溺于过去的他,更应该背负着美好的回忆继续坚强地走下去。

无论如何,他们这些朋友将永远站在他的身边。

15.

人总是要从困境里面走出来的。

费里西安诺回到意-大-利,回到令他无比熟悉的房子。窗外可以看见大海,门口是盛放的茉莉花——这些种子是王耀送来的,已经种上好几年了,再远一些是散落的别墅。

这一块地方只有每每夏天才会有很多人聚集。夜晚会点起篝火,亮起的火光可以冲上天空,能听见欢呼声与歌声。

费里西安诺坐在窗前,看着海边,不知为何哼起歌。

“When I was young.(年轻的时候)

I'd listen to the radio.(我喜欢听广播)

Waitin'for my favorite song when they played I'd sing along.(等待我最喜欢的音乐 一边听一边唱)”

这是一首老歌吧?费里西安诺想了很久也没有记起这首歌的名字,就算是很久以前听见的音乐却依旧熟悉它的调子——温柔而华贵。

也许这两个词并不适合一首歌。

费里西安诺笑笑,伸个懒腰缓缓走向厨房,毕竟在飞机上也未吃些什么,更何况自己已经被时差弄得晕头转向,吃饭的时间都完美错过。他瞄一眼摆在一旁的手机,对安静如斯的它已经不抱有一丝希望。

那么今天做什么呢?他打开冰箱看着已经不剩多少的食材,在瞥见番茄酱与鸡蛋后决定做蛋包饭。取来一小碗米饭,以及其他几个食材,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默默将菜谱在心里过一遍,费里西安诺熟练的将食材切好炒熟放在一旁,再拿起平底锅把打好的蛋液倒进去,等煎得差不多后再放入主食。

出锅后放在盘子上,拿起番茄酱自己随意画上一个爱心。味道肯定不错,费里西安诺笑着,不自觉的将内心的想法吐露出来,“如果哥哥在就好了。”

但是他没有再为此感到难过。

“他肯定希望你能够活着啊!”弗朗西斯曾经拉着费里西安诺的手大声喊到,而他手上的血一滴一滴落下。

费里西安诺轻轻抚摸过手臂上的伤口——之前他因为不能接受而逃避,甚至拿着刀放在手腕处。的的确确,他需要感谢发现他的弗朗西斯,只让小刀划伤手臂。

即使当时很想离开,很想放弃。

他拿起手机,解锁后点开Y.O.M.,仍然没有任何的消息,两人再次默契的冷战。

他应该怎么开口呢?

蛋包饭逐渐冷却,费里西安诺意识到还未吃东西,发下手机的那一刻对方发来消息。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关上屏幕。是啊,他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他取来勺子摆在蛋包饭旁边。

“至少不是现在——至少不是现在。”

他默默说着。尝一口饭才发觉自己没有放盐,口中暗淡无味,自己也没有胃口继续吃下去,草草收拾一下便离开了。

16.

即使已经慢慢开始学着放下,主动撕开自己的疤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这疤还带着未消的血痕,用力触碰依然会感到疼痛。

或许是知道这一点,在那次的催促过后,罗维诺再没有进一步追问。

于是心安理得地拖延了下来。

有时候费里西安诺也会想,这样就很好了,他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是因为Y.O.M.使得两个世界线产生了短暂的交集……不如就止步于此。

可是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总是不适时地想起,他听到“他”说你真的满足了吗,真的愿意这样停下吗。可是为什么不呢,继续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他问。

话语出口的瞬间,他想起来了——自己当初将Y.O.M.下回来时的想法。

“你还没能拯救‘你’的哥哥啊。”

——他不能再让另一个世界的他们重蹈覆辙。

久违的提示音忽然响起,打破了一室寂静。费里西安诺略显慌乱地打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字,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母语如此陌生。

“我们在一起了。”

时间线已经进展到这个时候了吗?费里西安诺微微错愕。

“他先告的白?”

“……是”

那头停顿了一会儿,最终没有询问“卢西安诺”为什么会猜得出这件事。

费里西安诺却再次陷入沉默。他忘记了——时间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犹豫停滞,命运的节点逐渐逼近,而他方才明晰自己的想法。

他的头脑快速运转着,回忆在一起后自己和双胞胎兄弟兼恋人所做的一切,距离那场意外还有——

不到半年。

17.

王耀为费里西安诺寄来信,说东方已经转秋,风中也带着一丝凉意,只是近日太阳仍是灿烂,晒晒太阳总是惬意的。

“入秋了不意味着马上便降温,真正算上,到了处暑才算呢。”

“秋天适喝乌龙茶,正好收了几盒铁观音,便送给你了。”

费里西安诺拿起茶罐,心里清楚王耀是真心对他好。他笑笑,将茶收放在柜台里。柜中拜访着各式各样的杂物,大多是朋友送来的玩意,也有费里西安诺与罗维诺玩游时带回来的纪念品。

他看着柜中的物品,缓缓吐出一口气,回到了书房拿出纸笔,想着自己该如何给王耀回信。

Y.O.M.的提示音响起,费里西安诺连忙掏出手机解锁。

“仍然不想说理由吗?”

费里西安诺闭上眼。

时间仿佛停留许久,终于他睁开眼,默默敲下,“因为很荒谬。”因为很荒谬。告诉他如果和他的恋人在一起会死,只会被当做傻子吧?

可是费里西安诺并没有将话说出口,也并没有发送出去。他关闭手机趴在桌子上。

费里西安诺,你在害怕什么?

提示音再次响起。

“你不用顾虑,毕竟我也是一直把你当做另一个弟弟啊!”

费里西安诺咬牙埋在臂弯中,强迫着自己不要哭出声。他如此告诉自己——费里西安诺你瞧瞧自己哭了多少次啊?已经想要放下,却因为他的一句话打成原形,自己是多么不争气?

是啊,要告诉他。告诉他——告诉他不久之后就要死去。

他颤抖着解开锁,将五个字删去。

“即使我说什么你都信?”

“是。”

“即使很荒谬?”

“……是。”

他将泪水擦干净,深吸一口气。他抬头看一眼窗外,依然阳光明媚,假的爬山虎将窗户半掩半遮,但仍然可以看见远方的小路。信之后再写吧。费里西安诺道。

“那我可以叫你一声哥哥吗?”

“可以。”

“哥哥。”

“我在。”

18.

其实罗维诺并非没有想到过一些事——无论是这位“卢西安诺”言语间隐约的即视感,还是他好像预言一般透露出的生活细节全部一一在他身边出现这点,都显得有些过于可疑了——是的,他承认,他试图猜测过“卢西安诺”的真实身份,但真相还是使他大吃一惊。

卢西安诺……或者说,未来的费里西安诺告诉他,在约半年以后,他们将会遇到一起意外事故,而他罗维诺会在那次事故中死去。费里西安诺并没有告诉他具体的时间、地点,甚至是什么事故、如何发生。

“我发不出来。”他解释。

“或许这在这款软件中是被禁止的吧”他安慰对方。还有一句话他没有说出来:如果真的可以将未来透露给过去,你的哥哥大概就不会出事了。

“所以,你不想让我和费里西在一起,是担心我会重蹈覆辙?”

那头沉默了片刻,才回复道:“是”

“但是,卢西,你想错了一点。”

“?”

“按照你之前说的,如果你的哥哥是为了保护你而死。”

“我什么时候说过……”

“……你第一次跟我提到你那个出事的‘很重要的人’时候有说过

“哎呀不要打断我啦!笨蛋西安诺!

“总之,如果你以为只要我和他没有在一起就不会有危险,那就错了。

“因为无论如何,我都是爱着他的,所以不管有没有在一起,我也会愿意去保护他。

“即使可能需要献出生命。”

那头的回复来得很快,显露出对方的困惑着急。

“但是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失去你们的‘费里西安诺’会怎么样?”

失去了“罗维诺”的“费里西安诺”么……

罗维诺眨了眨眼,露出些许笑意。

“我相信,我的弟弟终究能够从我的阴影中走出来。何况还有弗朗西斯、安东尼奥他们在他的身边,他们会帮我照顾他的。”

“……我知道了”

“但是,我也会尽全力去改变那件事,这同样是在救我自己……我希望你可以配合。”

“Si.”

“还有,或许我有资格替你的罗维诺告诉你……无论如何,你们都是我们的骄傲。”

19.

“啊瓦尔加斯先生!”

费里西安诺听到呼唤,回过头看见少女站在花园里向他招手。她身后的月季已经结满花苞,纯洁的百合悄然盛开,仿佛吐息之间有着清香。

他缓缓走过去,招手问道:“Balle!有什么事吗?”

“并没有哦先生!只是见你好久没有出门打个招呼而已!”少女笑了起来,“先生!不介意的话我送您一些花吧?”还未回复,费里西安诺便看见她拿起园艺剪刀在花园里面奔波起来。

秋天的凉意越发明显,可她依旧穿着轻飘飘的白裙,绿色的眼眸倒是让他想起来那位颇为熟悉的人。

“这么多的花都是你一个人种的吗?”

“是的先生,每次感觉自己看到这满园的花便会高兴不少呢。”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少女终于将花束送在费里西安诺面前——只是对于费里西安诺而言,配色的确有点让他难受。“月季和这几束百合都快开了,带回家放在水里便可以了!”在接受如此的忠告后,费里西安诺拿着花束朝少女献一个飞吻便向家的位置走去。

他抬起手看手表,才下午四点,可阳光已经有些倦意。现在的海边已经很难听见欢呼声,只有海浪击打在沙滩,石块上,发出破碎的尖叫。

走进屋子,费里西安诺把花束放在一旁,用花瓶接一些水再将花束放在里面。

常青藤仍然生机勃勃,画板与颜料依旧摆放得乱七八糟。

至少今天也不想去画画呢……如此想着,费里西安诺打开电视坐在沙发上。

时间过得真快啊。

就这样一如既往地过了很久。

少女送的花已经枯萎,费里西安诺也无心将花丢掉,任凭它的根逐渐在水中腐烂。直到偶然想起才匆匆收拾,可房间里早已飘散着一丝怪味。费里西安诺又不得不打开窗户,让寒风无的往里冲锋。

他点开Y.O.M,两人的消息逐渐走向日常。

吃饭,玩耍,到分享书本,似乎将“事件”彻底忘记。

但是已经没有多久了。

20.

“话说,现在离你记忆中的那场事故还有多长时间?”

“……大约一个星期。”

“具体情况还是不能发出来吗?”

“是。但是我一定会尽我所能把我知道的信息告诉你”

罗维诺关掉手机回过头。身后的沙发上,他的恋人抱着画板,正凝望着茶几上那盆常青藤干劲十足。于是罗维诺笑了,想起先前听友人描述家中那盆花时,自己还因嫌它过于麻烦表现出十足的抗拒。或许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些东西吧。

他转过身,身体重量压到柔软的沙发靠背上,静静地看着费里西安诺画笔在纸上动作,勾勒出那盆充满生命活力的常青藤。事实上,在看到安东尼奥捧着花盆,那双绿眼睛中满满的鼓励和善意的那一刻,他便理解了来自未来的友人的兄长为什么愿意收下这盆花,也理解了安东尼奥的真正意思——对他与费里西安诺的恋情由衷的祝福。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罗维诺没来由想道,能够拥有这样一群虽然性格各异,却真诚地为他们着想的友人,爱人也陪伴在身边,他已经比大多数人幸运。

费里西安诺画完了画,笑嘻嘻地转头,献宝般将画纸展示在罗维诺面前。图上,落地窗外是湛蓝得不分彼此的天空大海,白色的花盆静静立在桌上,常青藤立在窗前,花朵或含苞或绽放,而费里西安诺的眼里映着罗维诺的身影。

罗维诺脸上渐渐烧了起来,恋人坦率地向他传达爱意的眼神让他实在有些吃不消。他偏过头试图躲避费里西安诺的注视,有些欲盖弥彰地清了清嗓子:“很…很好看。”

“哥哥觉得好看就好啦~”他的爱人语调轻快。

罗维诺感觉自己心跳加速,随意地找了一个借口回到房间,喜欢的心情不可抑制地胀满他那一颗心,怎么办啊……他想,我有些舍不得离开他了。

21.

时间由冬季慢慢转向春季。枝头长满新叶,随处可见的野花争相绽放,远处望去仿佛花海。早晨的阳光有着冷色调,时而有风吹过,带有一丝寒意。

费里西安诺一早便醒了,窗外的阳光正好落在双人床上。他有些困意,但依旧还是坐了起来。

今天是最后一天……

他从床头柜上拿来手机,回顾着以往与罗维诺发送的消息。不知道为何,心中总是不安,有慌张无措,也有悲伤。

到头来,自己还是没能救他。

命运像是一条环路,反反复复,无法倒退,只能前进,就算是知道命运,也救不了自己想要拯救的人,仅仅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在死亡边缘无力的喊叫。

“早安。”

他发送消息,随后躺下。

-

罗维诺收到费里西安诺的消息时还在睡觉。信息声叮咚一响,身旁的爱人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自己骂一句后还是起床看一眼。

“早安。”

对方发来毫无营养的信息。

“早安”

罗维诺回复后继续躺下,却有了精神,已经睡不着,只能侧躺着观察爱人的睡颜。明明几乎一样的面貌,却无论如何也看不腻。

他笑出声,一旁的费里西安诺揉揉眼,小声问道:“哥哥,怎么了嘛?”声音哑哑的。

“没什么没什么。”罗维诺拍拍费里西安诺的头,后者听到话,埋在被子里又迷迷糊糊睡去。

与另一个费里西安诺交流的事,一直都没有告诉自己的爱人,但无论如何总会发现的。

今天是最后一天,答应与费里西安诺一同去画展观摩。既然是车祸,不如去稍微注意一下吧。

一直说罗维诺事粗心大意的人,但有的时候却比他人更加细心。他自然不想离开自己的爱人,更想这一辈子一直陪同他。

但也像他保证的那般,“无论如何,我都是爱着他的,所以不管有没有在一起,我也会愿意去保护他。”

22.

那天发生的事情,对于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来说,就像一场噩梦。

但无论怎样催眠自己,不愿接受现实,他也清楚地知道——

他的罗维诺再也不会醒来了。

-

生命是多么坚强,又如此脆弱。

费里西安诺本以为那天也会像以往的所有日子一般平淡而温馨地度过,天气很好、画展里的作品很漂亮、身边的紧握着的是所爱之人。

这本该是多么美好的景象啊。

“他救你不是为了让你寻死!!!”

手臂上的伤口汩汩地流出鲜血,弗朗西斯捏着费里西安诺的肩膀,大声对他喊着,而他目光无神,只是凝望着自己的手臂,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感知不到。

“不要辜负他啊,费里西安诺……”

最终,弗朗西斯只是这样对他说,费里西安诺抬起头时,看到弗朗西斯的脸上也有一条泪痕。

他闭上眼睛。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呢……

那时他们正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热切地讨论画展上一幅幅风格各异的画作,虽然并未从事美术行业,在与费里西安诺相处多年的耳濡目染之下,罗维诺也勉强算得上半个艺术家,何况他们的爷爷,老瓦尔加斯,在绘画上有着不浅的造诣。

许是即将到家的缘故,罗维诺自出门起就一直紧绷着的精神也不自觉放松了些许,费里西安诺更是沉浸于艺术之中,忽视了对身边危险的警惕。谁也没有料到灾难会在那一刻发生。

“费里西——”

变了调的惊呼在耳边炸响,下一刻他所看到的,便是恋人猛地推开自己的样子,而后在一声巨响之中,眼中的一切被染上令人绝望的血红。

接下去便是一片嘈杂,医院洁白的一切,医生摇着头告诉他“抢救无效”的模样。

可是更详细的呢?费里西安诺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心理医生告诉他,这是人体在受到刺激后产生的应激反应,劝他不要逼自己,放轻松。朋友们也纷纷跑来劝慰他、开导他。

可是凭什么?凭什么他们要对他的人生指手画脚?

回忆凝固在弗朗西斯的眼泪里。

沉寂许久,费里西安诺眼中逐渐模糊。他花了一段时间才意识到这是名为眼泪的物体。起先是无声的落泪,慢慢变成嚎啕大哭。

“难受的话,就哭出来吧,把痛苦……”

在弗朗西斯哽咽了的声音里,费里西安诺终于第一次在恋人死去后哭出了声。

如梦初醒。

-

最终还是没能拯救他。

费里西安诺将脑袋埋在柔软的棉被里,手机被扔在一旁。

他却没有再产生想哭的情绪,Y.O.M.上那头的头像变为遗照般的黑白,于是费里西安诺也就明白了——自己失败的事实。

他只是觉得很累很累,所以他躺在床上。他听到那个声音告诉他:睡一觉吧。

陷入黑暗前的最后一刻,他忽然想起了那究竟是谁的声音。

那就是他自己的声音啊。

-

“你好,我叫罗维诺,请问你是…?”

费里西安诺的手机上,一个早已下载却迟迟没有打开过的软件,忽然接收到这样一条消息。

完结感言:

洛: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挑战长篇联文并且还完结了(虽然从总字数上看其实是短篇?)说实话现在心情意外的很平静,或许是因为刚刚码完结局,还没从状态中回复过来。

其实本来跟妹妹 @于幸 说好一个暑假完结,还以为可以很轻松,结果中间经过这样那样的事,最终才抓着八月的尾巴写完了。

期间种种,不忍赘述。

感谢雨星不嫌弃我这个咸鱼文手,算是心平气和地坚持你一篇我一篇写了下来,还是蛮感动的吧,合作很愉快, 希望下次也能有机会一起合作。

身为一个法厨,其实一开始把哥哥带出来真的只是私心,没想到后面哥哥居然也能有那么多戏份,几乎堪称全文除伊双子之外戏份最重要的配角了。

阿尔弗和托尼虽然身为 本书最大boss Y.O.M.的创作者,实际上对于世界线的推进并没有产生很大的效用呢,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考虑出个番外单独讲述关于Y.O.M.的故事(不要立flag啊喂)。不过,那也肯定不是现在啦。

非要说的话,其实我个人感觉哥哥只是众人对费里西关心的一个缩影吧,其实大家都或多或少在用自己的方式关心着小费里西呢。 所以这个结局真的不虐啦信我

总之,希望这个故事里的小费里西能继续坚强地走下去吧,罗维诺也会在天堂和他团聚的哦。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鞠躬)。

雨星:

hey大家好【】这算是我第一个写完的文吧?因为之前都是一章完结……作为一个咕手感觉和哥哥er坚持到现在真的不容易,中途卡文还补课都为完结拖了好长时间。哭了。

一共是15464个字。第一次过了一万字还是有些gay动的。我和哥哥er的文风有些相似也有每个人的特别之处,但是相对于字数可能他要多很多啦x合作愉快!!!

一开始提出伊双子文的思路其实是甜的。然后被我掰成虐。怎么办我是真的喜欢虐文【】个人来说到后期不好把握费里西的性格,导致可能,可能,会有ooc的成分。但是也希望大家愿意体会一下"作为失去最爱的感受",但是描写应该没有那么的能让人感触到吧。

死和活本来就在一瞬间√费里他当然可以在爱人死后一了百了但是还是选择活下去,不仅是因为弗朗哥哥救了他更以为是信念啊。所以这一切的一切,可以说是作为作者我们为他铺下的路,也可以说是他自己选择的啊。

作为伊双子厨当然是希望他们能够快快乐乐的生活在一起发一堆糖啊。咳,我编不下去了……

当然是希望收到大家的鼓励的!!!也感谢大家能够看到这呀。【比心】

六等星APH RPG制作组招新

你好,不知你是否愿意抽出短短几分钟时间阅读这篇文章呢?
放心,它不会很长。

这是一个由一群APH厨组成的工作室,它叫六等星,是一个APH RPG的游戏制作组。
六等星是天空中温柔且微弱的星星,但即使它们很小很小,也在努力的散发出属于自己的光芒。就如同这个工作室,虽然我们能发出的光尚且微弱,但是我们坚信终有一天我们的光也能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看到,并且为之努力着。
现在,我们准备将黑塔利亚吧的《脱出秀》一文制作成为RPG游戏,并采用边做边录像的形式同步至哔哩哔哩视频网站,制作完成后也会将游戏放在网站上供大家下载试玩。这部作品是我们工作室的第一作,剧本由作者射长本人及我们工作室的文手辅助完成。我们由衷地希望,将这第一部作品做好,做得问心无愧。
我们也期待着,在屏幕前的你可以加入到我们之中。

以下是工作室这次招收人才名单:
cg画手两名或以上
立绘画手两名或以上
(注:一个人可以同时开工cg和立绘,前提是有充足的时间以及精力)
游戏制作三名以上,要求能够熟练使用游戏制作软件,有相关制作经验者优先(使用软件:rpgmaker XP)
游戏后期修改一名,要求同游戏制作
BGM提供者一至两名以上,要求能够流畅的使用使用音乐制作软件或乐器
游戏测试若干

有意者请联系
制作组审核群:466878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