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落

目标是能写出让人感到温暖、有所共鸣的文字。

最爱的始终是意气风发的少年。

幸会,请多指教。

【伞修橙】他的花

苏沐橙十二岁的时候,苏沐秋给她报了个素描兴趣班。


兴趣班是学校自个儿办的,不算贵,加之老师心疼他们可怜,对兄妹二人多有照顾,零零碎碎的减下来竟是勉强达到了二人所能承受的价格范围。苏沐秋一拍大腿,报了呗!还美其名曰,要培养自家妹妹的艺术气质。


于是就这么报了。开班的头一天苏沐秋笑嘻嘻地给苏沐橙收拾好画具——铅笔和橡皮,把画板背在自己身上,想了又想,顺手拎了袋小零食就牵着苏沐橙出了门。


哥哥!小小的苏沐橙抗议道,鼓起脸看着苏沐秋手上的袋子。苏沐秋揉揉妹妹柔顺的头发,哄她,一袋零食而已,总不能让他们欺负了我们家沐橙是吧。


我会自己照顾好自己的!苏沐橙快走两步站在苏沐秋面前,叉着腰郑重地宣布,努力板着的小脸上已初显后来姣好面容。


真是太可爱了。苏沐秋忍俊不禁,走上前拉住她的手,继续向前走着:我知道,沐橙最棒了。但是哥哥也要保护好你的,就给你的骑士一点发挥空间吧。


那天,苏沐橙记得很清楚,那是个有着明媚阳光的午后,避开了最热的时间段,吹过的风都带着些清凉。苏沐秋牵着她,走在连成片的树荫下,有细碎的光斑洒在地面,耳边是街边小贩谈天的笑声,闻到的是不知谁家飘来的灶火香气,而他们这一走似乎就是很久很久。


是即便在多年以后,再度回想起来也会由衷感到温暖的时光。




苏沐秋忙,做代练一次其实很难挣多少钱,但够耗时间,工作起来,时常一次挂着好几个号,面前的屏幕上还写着外挂。苏沐橙心疼哥哥,第一次以后就再没答应让他送自己上课。苏沐秋拗不过她,只好担忧地目送着她离开家门,长发扎成马尾,在小姑娘身后一跳一跳。


其实哪会出什么事呢,从家到学校,一条不长的路上连红绿灯都没两个,常在这附近来往的更是少有人不认识这对兄妹,而她也不小了,就像她对苏沐秋说过的,她会自己照顾好自己。


苏沐橙背着几乎要有她半个人高的画板,蹦跳着走过街角摆满各色花卉的小花店,店门口挂着的风铃在她身后不远处“叮铃铃”地响起,是一阵携了花香的清风。




暑假的日子总是显得很长很长,苏沐橙习惯早早写完作业,将剩余时间按心意支配。她学习认真,又有与她哥哥如出一辙的好头脑,学起来倒也算不上费劲。她早早决定好了,一定要好好学习,以后找个能挣钱的工作,这样哥哥就不用那么累了。


这个小小的志向,她没有和任何人说过,只是上课时专注地听,下了课便围到老师身边仔细地问,一天下来充实无比,更无暇参与身边同学的玩闹。她没法像其他同学那般,额外报好几个补习班,就连练习册也没有主动买过一本,她只有努力和聪明。


*盛夏的太阳烤在人裸露的皮肤上,带来阵阵隐约的灼烧感,连风都是热的。苏沐橙打了把伞,提着饭盒站在与苏沐秋约定好的地方,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着人。猜到大概对方又忙得忘了时间,无奈地沿着去网吧的路找过去。


甫一推门便扑上了一团冷气,一扇玻璃门隔开了一冷一热的两个世界,她长长舒了一口气,紧接着的就是一浪高过一浪的喧闹声。


怎么这么热闹?她好奇地走过去,从挤成一团的人群中勉强钻了进来,就看到自己游戏打得不错的哥哥此时竟难得的神色严肃,手上操作飞快,而他的对手呢——?


苏沐橙看向面前的人,她只能看见对方的背影,似乎是一个和自己哥哥年纪相仿的少年,一双好看的手在键盘上飞舞着,随着屏幕上绚丽的光影片片炸开,周围的人也随之发出阵阵惊叹。


苏沐橙不懂这些,但从这些人的惊叹声中她也大概猜得出这人打得不错。很快,随着面前这人一个干脆利落的操作,人群骤然爆发出一阵比之前都大些的惊呼。从对面苏沐秋的神情中她便可以判断出这场战斗的结果。


网吧里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平日里他们大都算是苏沐秋的手下败将,此时见他终于被人打败自然要抓紧时机放垃圾话,苏沐秋不由翻起白眼,倒也没真生气。


苏沐秋,你妹妹来送饭了,还是吃饱了长点力气再来吧!


人群中一个网吧的熟客笑嘻嘻地打趣他,他于是也顺水推舟地把键盘一推,嚷嚷着不打了不打了,谁知对面的家伙乐呵呵地就接了一句,吃饱再来吗?


苏沐秋被挤兑得够呛,不由分说拉着那人让他一起吃,苏沐橙在旁边看着,帮忙打圆场,只觉十分有趣。


那时候的他们都没有想到,这个奇怪闯入兄妹俩生活的人,在未来的日子里,竟和他们走过了那么多个岁月。*


后来,几乎是顺理成章的,苏家兄妹收留了这个自称叶修的少年。那间本就不算大的小屋里,承载了两个人的奋斗,三个人的梦想。


彼时的他们,眼中落满了希望,心中盛满了豪情。他们相信天是蓝的,叶是绿的,因此他们的未来也必定是美好的,一路阳光灿烂,有百鸟高歌。




苏沐橙推开家门,卸下肩上的画板。她又长高了些,显得更清瘦了,站在门口不知思索着什么。房间里传出键盘连绵不绝的响声,间或伴随着几句压低了声音的吐槽。苏沐秋在家里是很少说粗话的,被逼急了也顶多只会说一声靠或者妈蛋啊,怕教坏了苏沐橙。


等到房间中的响动有告一段落的趋势时,苏沐橙才抬脚走进门,老旧的木门被关上发出一声兀长的吱呀声,略微刺耳。苏沐秋马上探头朝外看去,招呼沐橙去吃水果,超市打折,刚买的冰镇西瓜。他语气带着轻盈的得意,可甜了,沐橙你快来尝尝。


苏沐橙乖乖走过去,半个西瓜上插着把勺儿,边缘被浅浅挖了几个坑。苏沐秋疼爱妹妹,有什么好东西总第一时间想到她,自然也舍不得多吃这西瓜。叶修在旁边说沐秋你这妹控是病得治啊,却也没动两口,留了大半个西瓜给苏沐橙。


小姑娘端起那半个西瓜,从边缘又挖了一勺,满足地笑起来。甜吧?叶修在一旁懒洋洋地说,你哥在超市挑了半小时呢。


甜!小姑娘点点头,往最中间的地方挖了一大勺,给苏沐秋递过去。苏沐秋忙推拒,沐橙你自己吃吧,我不爱吃这个的。只是她的手仍执拗地伸在那,苏沐秋怕她累着,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咬下一小口。行了行了,他摆手,你自个儿吃吧。


苏沐橙眯起眼笑了笑,又绕到叶修身旁,将那被咬了约三分之一的西瓜递过去。叶修扯着嘴角笑了笑,倒没多跟她拗,嘴张得挺大,却只咬下和苏沐秋差不多的三分之一。满意了吧?他问。


苏沐橙眨眨眼,把剩下那三分之一吃进肚子里,满意啦。小姑娘声音轻快,全是明朗的笑意。


最终这半个西瓜也没一次性吃完,苏沐橙慢慢吃了半边儿,剩下的怎么也舍不得吃,就收进了冰箱。




素描挺耗铅笔橡皮,学了一个多月苏沐橙的橡皮擦就彻底宣告阵亡,她只好跟哥哥要钱买橡皮。苏沐秋听了,二话没说从钱包里摸出张五块钱,叮嘱她买完橡皮还可以顺便买点小零食什么的,转头又投入到鼠标键盘组成的乐曲中去。


苏沐橙低头看那张纸币,纸币上印满了折痕,已经有些泛黄,却平平整整仿佛新钱,那是长期放在钱包里没舍得用的标志。她沉默了会儿,走出了门。


文具店坐落在去学校的那条路上,从花店往左拐就到了。她掌心里攥着那张纸币,因为握得太紧已经显然有些皱巴巴的。路过花店时她停顿了一下,悄悄往里面看了一眼,拳头紧了紧,最终还是转了个弯儿走进不远处的文具店。


她真是有一段时间没进这家店了,店里摆满了没见过的新品,花花绿绿地占了一排又一排。她被这乱花迷了眼,不知该选哪款,又怎么也找不到标价。


苏沐橙踮起脚尖儿,犹犹豫豫地拿了块儿小小的橡皮,一问价格登时白了张小脸,抿着唇放回原处,转身拿了店里最便宜的,小心翼翼摸出那张浸了汗的纸钱,递了过去。


老板斜着眼瞥了她一眼,顺手从一旁的货架上拿了包小零食,连着找回来的钱一道儿塞过来,有些嫌弃地说现在的小姑娘,为了减肥完全不顾身体健康。其实哪是在说现在的小姑娘,只是心疼苏沐橙太瘦。




日子总是在你不经意间跑得很快很快,让你追不上它的脚步。冬日的寒冷就像一场幻觉般,一夜之间温度便暖了起来。春天到了。


苏沐橙初二下学期,面临着小中考的压力,学业愈发繁忙起来,连自己生日快到了的事儿都是在叶修提醒下才想起来的。时间过得真快。她托着腮对叶修说,我感觉你都来了好久好久了,原来连一年也还没到。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叶修叹着气应和道。


苏沐橙的生日过得很简略,一间屋子,一块写着她名字的蛋糕,还有身边的两个哥哥。但也很温馨,暖黄色的烛光照亮了这片小小的空间,也照亮了三人嘴角勾起的弧度。


唱完生日歌,苏沐秋催着苏沐橙快许愿,她歪着头思考了一下,闭着眼睛许下自己的心愿。叶修叼着根棒棒糖问她许了什么愿,苏沐秋埋怨他,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眼睛里却分明是好奇。


苏沐橙笑得眉眼弯弯,我希望我们一家人都能平平安安地一直在一起,就算没有待在一处也要天天开开心心的,怎么会不灵呢。


是是是,她的两个哥哥一齐应着,沐橙的愿望这么好,一定会实现的。


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嘛。




吃完蛋糕,苏沐橙被叶修鬼鬼祟祟地拉到一边,叶修左右看了看,飞快将几张钞票塞进苏沐橙手里。嘘,叶修冲她竖起根食指,故作神秘地眨了眨右边眼睛,这是我偷攒的钱——可别告诉你哥啊。我也不清楚你喜欢什么,你看到什么想买的东西就自己买了吧。


苏沐橙噗哧一下笑了,知道啦,谢谢叶修哥。




文具店里还是如先前般,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商品。苏沐橙径直走到货架深处,蹲下来看着一整排的绘画本。


买个绘画本,画很多很多的花儿送给哥哥,还有叶修。这是她考虑了有一段时间的打算,只是先前拮据,这打算便一直搁浅到了现在。静物素描,她早就学会了,现在又有了这笔钱,这道东风终于被她等来了。


她的手指在一叠叠绘画本里挑选,看中了一本有着橘黄色花朵封面的绘本,只是价格略高。苏沐橙想了又想,最终一咬牙,将这本绘本买了下来。她低下头看着手上的本子,封面上,那盆橘黄色的花儿在阳光下闪着暖光。




苏沐橙下决心走进店里那天,是在一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


她在店门口瑟缩了一下,还是抱着画板推开了门,声音怯怯的请求店主容许她以他店里的花儿们为模特画一幅画儿。


头发半白的店主爷爷大方地同意了她在店里画那些花儿,而后便走到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她在她的本子上勾勒出他的花卉,时间缓缓流淌。




苏沐橙走出花店时,夕阳已染红了半边天,她怕哥哥担心,忙赶回家。肩上的画板里藏着她的绘本,好像藏着沉甸甸的希望。




苏沐橙在苏沐秋的十六岁生日那天第一次把她的绘本展示在两位哥哥眼前。


生日快乐!苏沐橙双手捧着绘本,郑重地递给苏沐秋,催着他翻开来看看。


一页一页,画满了各种各样的花,以不同的姿态绽放在这小小的绘本里,绽放在苏沐秋的眼睛里。


苏沐秋愣了一下,随即笑弯了眼睛,伸出手摸了摸女孩的脑袋,将她一早特意梳的辫子揉乱。


哥哥!苏沐橙作出一副不满的样子,却藏不住眼底唇角的笑意。


叶修也凑过来,看着绘本上的图画感叹,啧啧啧,沐橙你什么时候也给我画一本啊?


去去去。苏沐秋翻白眼,你就在旁边羡慕着得了。


小姑娘一本正经地解释,这本是送给哥哥和叶修两个人的啦。


啊?苏沐秋哀嚎,为什么我还要和叶修共享一本画册啊,沐橙我才是你亲哥哥好吗!


哈哈哈!叶修很给面子地大笑大声,苏沐秋你也有今天。


苏沐秋跳起来就要揍他,叶修也跳了开,两个人在这不大的房子里满屋子跑,苏沐橙坐在原位看着他们打闹,心里被塞得满满的,全是甜甜的喜悦。


她还会继续画下去,画到苏沐秋成年,画到他们能够真正买下那些美丽的花儿。




事故来得猝不及防。


谁也没有想到那辆车会忽然失控,直直向着马路上那个小孩冲过去。

也没有人能想到苏沐秋会突然冲出去,推开了那个小孩。


自己却最终没有躲开。


为什么?


苏沐橙接到消息时正在上课,叶修焦急的声音和那个消息在耳边炸开,等到回过神她才发现笔尖在画纸上划开一道尖锐的疤痕,彻底地毁了那张画。她跌跌撞撞地赶到医院,跪在手术室门口,泪水止也止不住。她用打着颤的声音问叶修。


为什么?




后来呢?苏沐橙忽然想道,那个西瓜,后来到底吃完了没有?




后来他们又慢慢吃了些,剩下差不多三分之一时,这瓜忽然就烂了,苏沐橙心疼得不行,苏沐秋也呲牙咧嘴的,最后还是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发,沐橙不哭,下次哥哥再给你买个更大的!


这夏天的诺言,很快随着夏季最后那丝火热的脚步离去了。苏沐橙等啊等,从十二岁等到十五岁,等到最后也没能实现。




苦难促使人长大。那天,叶修带着她离开医院回家时,她哭了一路。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命运偏要如此苛责于他们,为什么要给他们希望又硬生生摘回那个美好的未来。


她最终在房间哭晕了过去,醒来后,再也没有哭。




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人不能一直沉浸在苦痛中。




接到骨灰盒时苏沐橙悲伤地想,这就是一个人死后剩下的全部了吗。这么一个小盒子,真的能让那些逝者的魂灵得以安息吗。


她帮着叶修四处借钱,张罗苏沐秋的丧事。他们最终在南山买下了一块偏僻的地,将苏沐秋的骨灰安葬。


然后主动以尚且柔弱的肩膀,与叶修一起,扛起生活的压力,带着对苏沐秋的怀念坚定地走在他选定的道路上。


这是她最后的亲人了。




又是一年春天,女孩穿着白色连衣裙,推开花店的门,在“叮铃铃”的风铃声中抬起头,声音清脆。


“一束天堂鸟。”




*化用自虫爹《巅峰荣耀》中的语句。




————————————————


一直很喜欢伞修橙三人,这个脑洞也以零碎的句子的形式在笔记本里搁置了很久,今天才把它写成文。


很担心笔力不足,没法将他们的好描写出来,我行文的思路其实很散,就算有主线也喜欢东扯西扯的,就像这篇,本来只是想写一个沐沐想给伞哥送花但没钱,于是选择用素描把那些美好的事物展现在他面前这样一个故事,没想到最后写下来居然多扯了这么多(笑)。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8)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