篱落

目标是能写出让人感到温暖、有所共鸣的文字。

最爱的始终是意气风发的少年。

幸会,请多指教。

随笔

下班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今天又被领导叫去谈话,被对方“委婉”地提醒了一声公司过几天可能要减员,又为了修改设计图的事加了会儿班,等她离开公司已是满身的疲惫。

其实做这行的,加班根本算不上什么稀罕事,赶起工来直接做到大早上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但她前天刚和男友分手,昨天晚上在闺蜜家喝了个宿醉,早上将近七点才醒来,好容易没迟到,一进门办公椅还没坐热就被领导叫过去,中午午休时忽然发现自己来例假,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都有些“hold”不住了。

还没回温,大半夜的冷风吹到身上直让人忍不住地哆嗦。在空旷无人的公交车站等了约莫半个小时,这才等来一辆末班车。

车上只有五个人,包括她和司机也就七个,放眼望去一片空座位,一站换一个位置都完全可以坐到下车。

她家在终点站,还有几站路的距离。涂成蓝色的公交车静悄悄地在一片黑暗中行驶,车内的人也静悄悄的。她本只打算闭目养会儿神,晃着晃着就昏睡了过去。

等到了站,她被一个好心的女性乘客唤醒,谢过对方便下了车。稀疏的街灯亮着光,堪堪够看清路面以及走到近旁的行人。已经到了十二点多,街上只稀稀拉拉几个人还在外头闲逛。就着昏暗的灯光她并没有发现路上晃晃悠悠走过的“行人”们显然不太正常的脸色,匆匆赶回小区,只想快些回到温暖的大床上会周公,因此也没有注意到其他与平日不大相同的种种迹象。

终于进了小区,打开租房的铁门——这是一栋三层的小楼,一楼租给她,房主自己住二楼,三楼则用来晾晒衣服和存放杂物。进入楼梯口,她拿着钥匙正准备开门,眼角余光瞥到地上靠近楼梯的角落有着斑斑深红,不由愣了下,抬眸看向楼梯,短短的一截楼梯上是通往二层的大门,平常锁得好好的门此时竟是虚掩着,极淡的臭味从门缝飘出,难以察觉。

她皱眉,直觉发生了什么坏事——反正八成不会让她高兴。但她并不打算前去查看,她没有好奇心过盛的毛病。作为一个独居单身女性,这种时候她很理智地选择了明哲保身。

将钥匙插进锁孔,她尽量不发出响声地打开门,从刚好能让她钻进去的门缝中闪身进入屋子,咔嗒落了锁,蹬着那双低跟鞋——她不喜欢穿高跟鞋,不是不习惯,而是嫌麻烦——在不大的屋中走了一圈,将门窗全部关好落锁,这才走回大厅,换上双更加轻便的运动鞋。

经过方才的一系列行为,她已经基本清醒过来,再没有半分急着会周公的想法。坐在沙发上,她开始回想回家路上见到的事,已基本能判定这个城市中是发生了什么,虽然无法完全弄清楚,但也能确定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她轻轻叹口气,摸出手机,开了流量打开浏览器,这才发现网上已经炸了。她沉默着简单扫过几排帖子,点开其中看起来最具煽动性的标题。

《男子当街咬人疑似“丧尸”,猜测乃A国秘密武器》

这类题目,基本上一看到就可以判定是标题党或者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群众了,但她不以为然。她习惯了从不理智的发言中摸索真相的轮廓。

而这次,她得到的信息并没有让她失望。

——————————————

无逻辑随笔创作,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最近沉迷末世pa(。

大概没有后续了。

评论

热度(1)